叫我西泽君

矮子。属性不明

        不适感蔓延至胸口,象征前辈的书包也让振奋的精神回天。前方妖娆温柔的音乐和少女们精巧可爱的动作刺激着大腿,自卑使肌肉绷紧。

         非常美。

         美到到连嫉妒都没有,只能用余光死死盯着小麦色的四肢。即便站得离镜子非常近,依旧纤细修长,幅度恰好的摆动着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果然不适合和别人相处。”西泽叹气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被胶布压紧的胸口有什么东西要从中溢出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自己也知道,是极度的自傲和强烈的占有欲在叫嚣,这种感觉真不好,快死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像是被无意的光芒照耀到全身的蛾子,瞬间在满满都是骄傲的黑夜中被看的一干二净。自己丑陋臃肿布满可怕灰暗图纹还打着褶子的身躯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西泽嘴角带着苦涩和绝望微微翘起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无法抑制的怨念蔓延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知道,不是你们的错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,有,病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西泽悄悄对自己讲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ZERO


         “好啦!前辈”西泽的嘴角带着大大的笑容“我该练习了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前辈要认真看着哟!”

         西泽把书包摆放好,开始跳舞。